心比天高 一心寻觅闭花羞月之尤物

2017-08-25 14:51

 自从星期八在黑风寨被女匪门洗劫一空之后,便发誓剿匪,这一剿匪就是两年多,不但没把黑风寨剿灭,竟然使黑风寨壮大了声势,好多学院派的弟子都投到了黑风寨。可星期八不知悔悟,竟然还在虚张声势、咋咋呼呼的叫嚣,非要踏平黑风寨不可。
  
  黑风寨中,冰点、曾经沧海、美妖、语倾四个寨主根本就没把星期八的叫嚣放在眼里,她们依旧谈笑风生,在院子里开起了烧烤派对。席间,语倾问冰点:“老大,就这么任凭星期八胡闹下去吗?咱们是不是应该有点动作啊?”冰点环顾一下三人说:这事儿交给美妖吧。
  
  “得得得,我可不行,还是冰爷整吧,我对星期八不是很了解,无从下手。要不这样吧,点儿,你跟星期八不仅是网海诗社的同学,听说还是高中、大学同学,你给我们说说星期八呗?”
  
  冰点挥舞着羊肉串儿签子说:“星期八曾经捶胸顿足的给我讲过一段陈年往事。他原来的名字不叫星期八,叫星小笼,小笼包的笼。”
  
  大家一听乐了,怎么叫这个名字,一定有渊源吧?
  
  那天,星期八对我说:“我出生那会老爹正吃小笼包,再看我的长相,跟肉包子似的,就给我起名星小笼,亏他们想得出,怎么没叫我个星三鲜星一屉啊?这可是我的名字,名字是什么?一个人的场面啊。你看看人家的孩子,名字那叫一个响亮,什么,冠希啊,文章啊,海波啊,孤鸟啊,到我这成什么了?走桃花运的梦想彻底破灭不说,狗见着都得撵我二里地。”冰点说到这,沧海、美妖、语倾笑的连手上的肉串儿都拿不住了,一个劲儿的哆嗦,拍了桌子拍胸口,拍了胸口捂肚子,前仰后合快断气了,要不是冰点没好眼的白楞她们,估计这会儿至少都来十趟120拉她们走了。
  
  冰点也憋着笑佯怒的吼着“笑屁啊笑!还能不能聊了啊!”大家虽然一时半刻无法完全止住笑,但也生生吞回去一多半的笑意,比刚才那种急需拉走送重症监护室的死样子好了很多,但猛一看还有点儿癫痫余韵的状态。沧海一边微微颤抖着脸颊肌肉一边儿克制着笑意说:“星小笼这名字也不赖了,干嘛改成星期八啊?只要不写出来,谁知道是小笼包子的笼啊?不都以为是李小龙的龙嘛,李小龙那可是男人的精神领袖啊?这跟平民百姓都不在一个水平上还有什么不知足的。”
  
  语倾接过话说:星期八的老爸那一看就是文化人,有底蘊,有魄力,还有预见性。首先早餐吃包子而不是油条不是煎饼,而且还没就着豆腐脑儿一类的,这万一换个人指不定脑子一抽抽儿去吃点儿别的,比如,啊,比如去吃大腰子了,那还不叫星腰子或是叫星肾啊?
  
  破八大学念了个特别讽刺的专业——生物工程。就是那种典型的招生分数线虚高,毕业后找不着工作的专业,中看不中用,放之四海而皆不准的杯具理工科。
  
  其实破八的生物和化学都很优秀,数学也学的说的过去,就是折在物理上,这门课他从高中开始就从来没搞明白过,在他看来,全世界的事儿B加一起都比不过半个牛顿勇猛,就连树上掉一苹果这么美好的事情,丫都能思考出万有引力定律来,他是有多空虚寂寞冷啊?破八一边对着牛顿第一第二第N定律恨的牙痒痒一边忘情哀嚎着:“牛顿算你狠!上帝怎么没掉个榴莲砸你丫脑袋上给大家个痛快啊!”说完笔一丢,趴在桌上倒气儿,一脸自暴自弃状。
  
  破八的恋爱观也跟常人不同,,所谓闭花羞月,意为花见花败月见月离。一日破八浪冲给力网,发现凤姐,就职于世界500强,自谦600年无人超越,2009年与前男友分手,单身数月。破八一时血冲天灵盖,无法自制,铁了心暗自许诺,此生非凤姐不娶。
  
  凤姐别了前男友,自觉单身日子实在难受,于是委曲求全,无奈征婚,非常低调地开列7大条件。
  
  破八第一手拿到征婚条件,喜上眉梢却也愁上心头,本人大学并非经济学专业,凤姐偏好又不能有违,于是一咬牙,报考北大经济学硕士。破八相信,不入虎穴,焉得凤子。
  
  破八为求得芳心,不惜拔苗助长,秘密入韩,回国已1米83.
  
  正所谓,郎有情妹有意,干菜烈火,凤姐与破八旋即陷入爱河......
  
  “哎,点儿,就把这些给破八曝光吧,让他好好风光风光!”美妖嘿嘿的笑着说。
  
  “我看行!”
  
  “我也同意!”沧海、语倾同时举手表示赞同。
  
  “那好,美妖,你负责编辑整理吧!”冰点下达了命令。
  
  “诺!领命!可是点儿,破八跟凤姐最后结婚了吗?”
  
  “他敢再嘚瑟,立马给他成婚!”
  

上一篇:人生的路依然需要我们勇敢的走下去 下一篇:工作能力强 几年时间便由普通的白领晋升为金领

版权所有 2016-2017 金沙网上投注 --澳门金沙网上投注以便为您和他人提供更好的服务!